绮廉醉裳

【霹雳】约定

  秋风送寒,前几日还在学堂窗外簌簌落下的枯叶,不知何时,已经不见踪迹。但也不能完全说无迹可寻,泥土上厚厚堆叠的还有枯叶的残影,虽说破碎不堪,可至少还有留下过的痕迹。最后几片在树桠上摇摇欲坠、不肯离去的枯叶,今日也已被迫离去。在时间的消磨下,原本以为不会远去的一切,如今入目也只剩下荒芜。  

  要说学堂里哪里还有生气,大概就是那棵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圈年轮的老树,上面几根光秃的树枝突兀地四处横斜,还有的,就只有那个在学堂窗下凝望枯枝的人。一年中的落叶时节即将过去,最凛冽的寒冬也已开始步步逼近。暮色四合,原本便空寂的学堂大院,在学童们陆续离开后就更显得萧瑟。偏安江湖一隅的最大好处大概就是不用为每天的生计发愁,只需每天教着变着法为难老师的学童们,有苦亦有乐。今日天赐还打趣地说,明日又是廉老师去观音庙的一整日的日子…差不多忘了,明日又是那一个约定好的日子。这些年,她自己都快忘记了时日,寒来暑往,春去秋来,已经习惯了这样岁月静好的时光,她或许,已经不再想打破这样平淡的日子了…  

  廉庄暗自想着,眼神微暗,思绪也随着渐渐飘远。不知道为什么,望着窗外的伤景,廉庄蓦地想起了前几天在诗经上所说的到的“秋为白藏”一词,想着也许即将到来的寒冬,或许会比往年更冷吧,说不定还能看到大学纷飞。一阵狂风寒风拂过刮过,年久失修的窗柩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廉庄下意识地裹紧了披在身上的红裳,看样子明日还得去隔壁村王大娘处,再做几件御寒的衣物,顺便也给符去病做几件新衣,随遇把病子交给她照顾,她便要对得起随遇相信她的心意。  

  蓦然,廉庄似乎想起了什么,匆忙跑出了学堂大门,四处张望,那条直通村外的小径,空无一人。符去病还没有回来!平日里,她忙着教学堂的学童们读书,不怎么能顾得上符去病。不过也好在符去病也找到了自己的乐趣,去村外的戏台下听戏。廉庄担心符去病会出意外状况,和他一起去过戏台一次,除了觉得戏台上的人红头红脸,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危险,也就暂时同意了符去病天天去听戏愿望,但同时也定下了天黑之前回来的约定,并努力装出严肃的样子,吓唬符去病,若是不按时回来,她会很生气。这些时日来,符去病也一直按时在天黑之前就回到学堂,然而今日,他却迟迟未归。廉庄站在大门外,暗暗地忍住担心和眼泪,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要与她失约。父亲、阿公、还有…廉庄甩了甩头,就算别人失了约定,她也不能不遵守和随遇的约定。现在最重要的是她对随遇的承诺,照顾好病子,约定绝不能失。  

  足下轻点,已经三年没用过的轻功,如今使起来,却也丝毫不费力。快步行至村外,天色已黑,她却寻不得符去病的踪影。刚想提气继续寻找,前方出现了一个缓慢移动的黑点,弱弱地传来节拍器敲打的声音,廉庄赶紧提气向前奔去,刚一靠近,就看见符去病脸上淌着几道醒目的泪痕。  

  “啊啊…不在了,说好的还要在…啊啊”符去病无措地抱着节拍器,不停地自言自语着。看着符去病的模样,廉庄心下不忍,也大致明了了情况,下意识地避开了这个问题。

  “饿了吧,做好饭很久了,我们赶紧回去吃吧。”一边说着,一边带着符去病往村里走去。

  “啊啊…廉老师,对不起,吃饭…啊啊”符去病抱着节拍器亦步亦趋地跟在廉庄的身后。微弱的月色照射下,两条的身影一前一后地回到了学堂内院。

  看着符去病和平日里一样,吃下了一大碗饭后,廉庄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半。收拾好碗筷,整理完火灶,廉庄敲了敲符去病的房门,静悄悄地,没有人回应。廉庄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便看到坐在床上依然抱着节拍器沉默的符去病,柔声说:“别难过,明日一早,我陪你去戏台看一看。”符去病抬头望了望她,“啊啊…明日,观音庙…啊啊”廉庄顿了一顿,摇了摇头,“明日记得早些时起,我们还得去戏台。”符去病点了点头,缓缓地躺了下来。廉庄见状放下心来,轻轻地掩上房门,站在回廊上,看着在云层后面若隐若现的弯月,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内,点亮了桌上那残余的一截灯芯,合衣躺在床上,阖上眼,眉目平和。明日,又是一个约定的日子啊…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