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廉醉裳

一个人退隐的日子(二)

天刚蒙蒙亮,“吱呀”一声,草屋的房门从里被打开,廉庄打着哈欠,伸了伸懒腰,从院中的水井中打了一盆水,整了整自己的面容,随即敲响了另一扇草屋的房门。“病子,醒了吗?起来吃早饭吧。”静静地在门外等待了一会,听到房内传来了动静,便转身往自己的房内走去,掀开灶台,洗净双手,开始准备早饭。

  太阳渐渐升起,新的一天也慢慢在阳光下展开。

  “啊啊。”

  “洗漱完了就赶紧坐下来吃早饭吧。”廉庄听到脚步声渐近,端出热气腾腾的馒头和一盘小菜,笑着说道:“今天是村内一年一度举行亲子游的日子,虽然随遇不在你的身边,但我们还是一同去观望一下吧。”

  “啊啊。”

  “随遇现在一定很安全。老……他既然带走随遇,就一定会护他周全,放心吧。”

  说着说着,廉庄不禁想到,虽然自幼父亲不在身边,但与阿公相依为命的日子却也是幸福快乐的时光,而如今……甩了甩头,努力压下心中一抹苦涩感,揉了揉眼,扒了一口菜,“快吃吧,要不然馒头凉了就不好吃了,昨晚小明还特意告诉我,说想和病子一起参加活动来着……”

  “啊啊……”

  “廉庄老师,傻阿叔!快过来啊!”廉庄与符去病还未走到村口,遥遥便望见小明在村口牵着一条皮毛发亮的大黑狗,冲着他们卖力地挥手。

  “啊啊……”只见符去病快步向前,抱着小明蹭了蹭。小明在他的怀里用力地推了两下,“傻阿叔,我不是随遇啦!不用那么激动……”闻言,病子依然抱着小明,傻傻地笑着。

  “小明,今年的亲子游有信心吗?”随后到来的廉庄忍着笑把小明接过手,又看了看安安静静蹲在一边的巨型犬。

  “当然当然,今年的活动啊,前两天小东听到他阿爹说,这次活动是为娘亲编花环。老师,你编辫子的手艺那么好,花环应该不在话下吧!”廉庄扶了扶额,难怪这么热情地邀他们来参加活动,原来……

  “老师可以教你编花环,但最后还是得由你自己编。这是送给娘亲的礼物,不管好坏,只要用心,你的娘亲就一定能够感受到的。”廉庄不解气似地用力揉了揉小明的脑袋,随后拉着小明与村民们汇合。

  微风中传来小明的聒噪声……

  “老师,你看我还给你带了礼物呢!这是我们家大黑生的小黑,别看它身躯庞大,其实它才俩个月大,是只母的,脾气异常地温顺,而且绝对不会偷吃鸡腿……老师一定要帮我拿第一啊!”

  “啊啊……”符去病一边抱着小黑亦步亦趋跟在廉庄和小明的身后,一边与小黑小眼瞪大眼。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