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廉醉裳

元宵与圆月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年一度的元宵节。

  元宵节一大早,廉庄便已经在学堂的灶房里揉着面团,为昨天嚷嚷着元宵节一定要吃到廉老师亲手做的元宵的学童们准备着今晚的元宵。想到这里,廉庄嘴角微微扬起,继续奋力地揉着面团。揉着揉着,廉庄看着逐渐成型的面团,不禁想起第一次做元宵的时候……
  回忆中的那个时候,当她还是一个梳着丱发模样的小女孩。廉庄很想记起是哪一年,可惜记忆早已模糊不清,约莫她还是五六岁的时候吧,那一日,当她独自一个人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时,看到集市里,林立的铺子都不似往常那样冷静,那一日,铺子门口都挂满了红艳艳的大红灯笼,就连街道两旁也挂满了各种样子的灯笼,可好看了。听着坐在铺子门口的老人说,今儿个是元宵节,是团团圆圆的日子,家人们都聚在一起,吃上一碗热乎乎的元宵,接下来的日子呀,都会红红火火和和美美。
  “老人家,那我的阿爹今日也会回来吗?”小廉庄蹲在老人的面前,双手似乎有点紧张地绞着衣角,用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迫切地看着老人。
  “当然了,今天,亲手做一碗热乎乎的元宵。所有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都会在你的身边。”老人稍稍一愣,随即慈祥地摸着小廉庄微软的发髻,轻轻地说道。
  “谢谢您,老人家,那我现在回家啦!”小廉庄一听,顿时感觉节日欢乐的氛围包裹住了她,兴冲冲地挥着手与老人告别。
  一路上,笑意弥漫上眼角,但小廉庄随即又想到自己还不会做元宵,顿时小脸垮了下来,懊恼地跺了跺脚。
  “不就是做碗元宵,怎么可能难得倒本姑娘呢!”嘴上虽然这么嘀咕着,可是心里却没有底。“为了阿爹能够回来,一定要做好。”小廉庄暗自握了握拳,足下轻点,匆匆忙忙往家中赶去。
  不多时,小廉庄已经从集市中回到家了自家的茅屋前,“哈哈,本姑娘的轻功又有所增进,阿爹回来一定会非常欢喜吧。”小廉庄美滋滋地想着,却仍然记得要不动声响地往堂屋里走去,这个时候,阿公还在睡觉,万万不能打扰了阿公的浅眠。
  来到灶台前,熟练地开始生火、烧水……
  暮色渐渐降临,廉鸿彧也渐渐转醒,按理平日里这个时候,廉庄早已回来,今日为何如此安静? 廉鸿彧略一思索,慢慢地起身,缓步踱出房间,向着四周环视了一圈,看到堂前有着微弱的火光。
  双脚踮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小廉庄还在灶台前裹着馅,小脸上抹满了白色的面粉,左手边是一团约莫是面团的不明物体,右手边是已经沸腾的热水。
  “小廉庄,在做什么呢?” 廉鸿彧看着眼前的场景,瘦弱的孙女在比她高出许多的灶台前揉着面团,心疼地替她抹去小脸上的面粉。
  “阿公,今日,做好元宵,阿爹就会回来了。我刚刚做好跑出去看,都没看到阿爹,想着是我的元宵不够好,所以阿爹还没回来,这一次,一定能做好的!那样,阿爹一定会回来的,对吗?”
“小廉庄,阿公来和你一起做元宵,一起等着你的阿爹好吗?”
  “嗯,阿公,你尝尝,这是我我刚刚做的元宵。”
……
  那一日,桌上有了三只碗,小廉庄吃着和阿公一起做的元宵,一边不时瞅着第三只碗里的元宵是否还是热着的,一边和阿公赏着月。
  “阿公,不是说今晚的月亮是圆圆的吗?为什么我总感觉缺一点啊?”
  “我的小廉庄,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啊。”
  渐渐地,小廉庄受不住困意来袭,慢慢地进入梦乡,勉强撑着意识,“阿公,阿爹回来了,一定要叫醒我啊。”说完便甜甜地入睡,梦里,阿爹回来了,吃着那一碗热乎乎的元宵。
  廉鸿彧把小廉庄抱回里屋,收拾掉桌上早已冷却的元宵,几不可闻地叹口气,转身进屋,熄灭了即将燃灭的蜡烛。
  

  “廉庄老师,我们的元宵呢?”廉庄神游的思绪被打断,回过神,转身捏了捏孩子们的脸,“快好了,都赶紧去坐好。”
  “太好了,吃元宵喽!”刚刚还拥挤的灶房顿时只剩廉庄一人,廉庄不禁笑了笑,开锅捞起一个个浮起的元宵。
  学堂里一片欢乐的氛围,廉庄和孩子们高兴地吃着元宵。“廉庄老师,为什么要多放一个碗?”正在吃着元宵的天赐好奇地问廉庄。
  “因为老师在等一个人回来呀。”
  “符去病阿叔吗?最近他都在戏台听戏,不会回来的啦。”天赐嚼着元宵大笑说,说完低下头,又捞起了一个元宵。
  廉庄微微一笑,什么都没有说。饭后,和孩子们一起在学堂门前挂好灯笼,学堂里里外外热闹了一番,等到廉庄送走最后一个孩子,学堂终于安静了下来。看了看桌上残留的那一只盛满元宵的碗,廉庄缓步走出学堂大门,对着外面还是缺了一点的月亮,双手合十,“阿公,阿爹,小廉庄每天都很开心,我会保重好自己的,你们放心。正月十五快要过去了,元宵节快乐。”
  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月亮渐渐变得完整,新的一天马上就又来临了。
 

  迈入学堂的大门,正想关上学堂的大门,听到一声微弱的犬吠,廉庄稍一愣神,仔细侧耳倾听,却只听得见一片寂静。怎么会呢,廉庄自嘲般地摇了摇头。双手正想用力,却又听到一声犬吠传来,接着,一声声,一声比一声清晰。
  廉庄扶着大门的双手不自觉用力,惊慌失措下关闭了学堂的大门。对着紧闭的大门几个深深的吐纳,正想打开大门,却闻身后一声,“就算我没在十五赶回来,你也不用这么残忍地让我吃闭门羹吧。”
  廉庄一个转身,看到身后的男子戴着狗头面具,面具上的狗耳朵一抖一抖,男子手里正端着那碗冷掉的元宵,嘴里还嚼着一个。
  “手艺不错,我有福了。”北狗心安理得地吃着元宵,一边和廉庄拌嘴。
  “那是我给小蜜桃做的!”廉庄盯着那碗元宵,下意识地反驳道。
  “汪汪!”吃了闭门羹的小蜜桃,悲愤地在门外叫了两声。
  “哈,十六的圆月,不一起看吗?”男子说着,一把捞起廉庄,一个回身便搂着廉庄坐在了屋顶上,“看,现在的月亮没有一点缺口了吧?”
  “老狗,你……”廉庄刚想说些什么,目光却被天上的圆月吸引,果然,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啊。
  极目远眺,远处的集市,花市灯如昼。
  廉庄又一次在睡意的侵袭下,缓缓地进入梦乡,北狗轻笑,还是这样爱睡啊。不过,好在我在。
  小蜜桃通过学堂的门缝里,看到那碗放在地上的元宵,不甘地“嗷呜”了一声,趴在门外,也开始赏月。
 
   人月两团圆。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