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廉醉裳

【殢妖】悲恋三十题


1 「勿忘我」的花语。
“喏,殢无伤,你可知道此为何花?”女子手捧着刚刚从浮廊外摘回来的花束,兴冲冲地跑到浮廊内正在凝视墨剑的剑者眼前。
“此乃苦境特有之花种,吾不识…”望着眼前女子手中那束快戳到他双眼的花瓣,殢无伤将目光微挪,淡淡地回答。
“哈,侬知道,这是星辰花!侬厉害吧,侬知道,你不用说。那你也肯定不知此花花语为何吧?”

2 无心之言与无心之失
“吾无需知,也不想知。”殢无伤阖起眼,眉目不动,仿若天地间一片渺白。
“哼,不理侬便罢,当真以为侬很稀罕吗!侬要来去找风光。”妖应把前一刻还细心呵护在手中的花束往闭着眼的剑者身上一扔,转身欲离。

3 背后传来的温度。
还未踏出一步,妖应忽感方才被风雪吹冷的身躯一热,未及反应,艳红的身躯便已软软地倒入殢无伤怀中,背后传来的温度,引着妖应感受身后之人跳动的心。

4 最终的最初
“哈,你这样在怀念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面麽?”一个似曾相识的场景,殢无伤的意识忽然好似飞快闪过,梦里不知今何昔,惟见绵指扣曾经。“答应侬,好好保重自己好吗?”
“吾答应你。”
……
蓦然睁开紧闭的双眼,指腹轻轻拂去似要溢出的泪水。妖应,妖应还在一念之间,怎么来此?缓缓抚上剧烈跳动的心,还好,只是一场梦啊。
5心却在你的身边。
迈步前行之前,殢无伤回望身后走过的路,握紧手中的墨剑,“你已在吾心头烙下印迹,就不准你轻言消失。”

6 离别之后,重逢之前。
“侬除了要与殢无伤长相厮守,还要对得起这行人将性命交侬周全的信任。不管谁来,只要敢动到通道,妖应封光杀无赦!”
“侬已答应护持,就决然不退!不退!”
“……”
侬会撑住等你…
最后的意识,朦胧的视线中,一抹暗色涌入,“剑下奴…”

7 明明差一点就能……
下一刻,女子眼前一片黑暗,心里不禁涌上一阵委屈,剑下奴,为何回来得那么晚…
再也听不到外界的任何一点声音,那声声质问,被生与死的界限牢牢地划开。
你答应过吾,会等吾回来,吾已经比约定的日子早了两日,你却想失约了吗?吾不准,起来,太易之气都齐了,你醒来啊!
红衣女子对身边的撕心裂吼毫无感知,徒留一声叹息。

8 长久的爱情终结之时。
不敢接受眼前的事实,殢无伤再次以血灌气,却受太易之气回冲,单膝跪落在地,手被墨剑划破仍不自知。

9 记忆中的你。
景依旧,人,不知何处。
耳边回荡着的,是女子的吴侬软语,“侬还不想死,侬还想与你纠缠。”

10 最后一次的吻。
也是第一次的吻。
缓缓转向似乎还在灯下昏睡的女子,死果的红汁含混着冰晶的雪水,一点点流入紧闭的牙关中,却又沿着嘴角一点点滑落。远远望去,相触的双唇下,流淌着更像是绝望的暗血。

11 对不起,果然还是笑不出来。
“哈哈哈…天,哈哈哈…”白发剑者的双手紧紧捂住双眸,仍旧遮不住两道血泪直直地滑落。
“妖应,无论生死,你都不能离开我,不能离开!”

12「记忆」变成了「回忆」。
怀抱着不断用功力加持的身躯,不管不顾此举给自己带来的内耗,忽略嘴角渗出的血丝,喟叹一声,怀紧女子温热的体温,“妖应,你还记的麽…”

13 失忆之后。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黑暗来得毫无征兆,所有人,在一夜间遗忘了一段重要的记忆。
死寂的浮廊,寂寥的剑者,一口被遗忘的剑灵。

14 骗子。
你又骗了侬一次。不是答应过侬,要好好保重自己的!

15 不要回头,就这样告别吧。
太易剑灵,不对,应该是妖应姑娘,静静地看着重伤的剑者,忽隐忽现的魂体飘至还在昏迷中的人前,伸手想要抹去他嘴角边的血迹,却只穿过一片虚空。
现在,就连触碰也做不到了啊,真没用啊,妖应心里暗自懊恼着,也许,忘了自己,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吧?是吧?肯定吧?幸好,你动心得不多。倔强地抹了抹脸,侬现在是魂体,怎么可能会有眼泪,真傻。就这样,不要回头看,妖应告诉自己,剑下奴,嗯,按照苦境人的说法,是夫君吧?就这告别吧。

16 无法坦诚。
荒野交阡陌,一步一白头。
自殢无伤醒来后,时常感到一阵空虚,面对着飘零的雪花,伸出自己的手掌,缓缓接住。
步出浮廊,走过星川瀚海,不知道为何,殢无伤感觉自己对红色异常地敏感,那是他过去最为厌恶的颜色。鲜血、艳花、红裳……凡是此类种种,皆能紧紧抓牢他的视线。
妖应觉得自己真的很没原则啊,说好的告别,在见到殢无伤离开浮廊后,却又忍不住跟了上去。

17 失去你的世界。
殢无伤总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又总觉得什么人好像一直在身边,陪伴着他走过这一次的缅怀之路。似乎以前有这么一个人,曾经陪着自己走过骊山之行,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排解这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骊山之行的最后一站,听着耳边呼啸的声音,看着眼前的风景,疏离的面具崩落,一道清泪倏得滑落。

18 呼唤你的名字。
轻启双唇,握紧双掌,咬紧的牙关,漏泄出几个微弱的声调,“妖…应…”吾妻。
还能记起来,真的是…太好了。

19 无论多少次与你相逢。
“剑下奴,侬在这里啊。”正在殢无伤身后神游的妖应,忽闻自己的名字,丢下想蹂躏那朵小红花的想法,飘到自家相公身前,挥了挥虚空的双手。
“侬真傻,无论多少次与你相逢,你也看不到侬了。”妖应微微低下头,心里弥漫着一阵酸楚。

20 为神明所遗弃。
想让他再见侬一面,真的那么困难麽?或许吧,侬向来,是被遗弃的那一个啊。不不,不是这样的,风光,你说呢。

21 残余的时间。
能陪伴他的时间不多了吧?瑶映剑上的太易之气几近消散,大概侬会魂飞魄散吧?还是灰飞烟灭?侬最讨厌四个字四个字的词了,一点也不喜欢。

22 约定的地方。
记忆回笼的殢无伤,一路飞奔至浮廊,将雪漪浮廊里里外外搜寻了一番,却找不回记忆中的身影,“妖应,是不是你不喜这身皮囊,还是你怨吾遗忘了你,连个念想都不给吾。”颓然坐在灯下,坐在这个他们约定为家的地方。

23 今晚的月亮,你也在看吗?
随着殢无伤一路回到浮廊门口,雾夜渐渐降临,妖应的目光逐渐被天上的月光吸引住了。站在浮廊外,心想今天的夜晚,血月如轮,真的好像侬与剑下奴相遇的那一晚。
静静地坐在灯下,殢无伤望着高高悬挂的血月,妖应,今晚的月亮,你也在看吗?

24 直到最后都未说出口。
“吾在最后,都未说出的话,你是应知晓的吧。”
“剑下奴,你不说,侬怎么知…”
刚刚步入浮廊的妖应闻此语,立马大声反驳,似乎想到了什么,瞬间安静了下来,缓缓低下头。
“侬知晓,侬知道”侬知晓你的动心,侬知道你的心意,侬可是你今生唯一的妻,怎会不知。

25 恋人游戏。
也许一开始的相遇,侬只是把这场相遇当做游戏。

26 名为虚幻的故事。
一路走来,侬都觉得美好得不真实。就连在一念之间的苦守,侬也觉得很幸福啊。

27 不相信命运。
所以,侬从来不相信命运,不相信。
“剑下奴,殢无伤,你看看侬,侬就在你的眼前啊。”不甘的语调,欲泣的声音。殢无伤似有所感,站起身,向着四周不断触摸,“妖应,是你吗?吾知道你在这里。”

28 连声音都传达不到。
“殢无伤,殢无伤,侬在这里!这里!”妖应不禁大喜,更加大声地呼喊着。却只见殢无伤穿过她的身体,继续向前。
生与死的距离,连声音都传达不到。

29 牵手。
妖应转过身,缓步向前,将自己几近消散的手放入殢无伤还在摸寻的手掌,“相公,侬在这里。”
殢无伤倏然安静了下来,微微收紧手掌,“妖应,吾妻。”暗紫的双眸微闭,仿佛是能看见妖应一般,双臂渐渐环成了一个圈,誓要将妖应牢牢抱住。

30 于冰雪下长眠。
冰雪下,莹莹发光的花苞愈闪愈烈,妖应感觉自己的魂体已经无法再受到自己的控制,身形开始溃散,渐有被身后之花吸入之感。
最后的时刻还是来临了吧。
“殢无伤,还记得星辰花吗?”
“吾不会忘,你也要永远记得。”
“当然,侬才不会像你一样。”
你,保重…
一阵风雪过后,伊人身形不复存在,徒留一朵莹莹发光的花苞。
殢无伤缓缓抚摸快被雪花掩住的花苞,“当你醒来,吾还在你身边,睡吧,妖应。”
坐至花苞身边,慢慢地阖起眼,吾等你回来。

后来: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概说得就是妖应现在这个状态吧。
“这种三十题,侬…”妖应恨恨地把手中的稿本摔落在地,不解气似的还怒踩两脚。
殢无伤拉住处于暴走边缘的妻子,安慰地说,“现在剧情已经结束了,就别再动气了。”
“要不是侬现在有了小妖应,侬一定拿瑶映剑去…”
“你怎么确定是小妖应?”殢无伤嘴角含笑,轻轻问道。
“侬就是知道!”
至于半年后,那个呱呱坠地和殢无伤有着一样眉纹的孩子,先暂且不提。

殢无伤摸了摸妖应红艳的发丝,“我们还是去看风吧,你不是一直在念叨想见她吗?”
“气得差点忘了,侬好久没见风光了,我们现在走。”话音未落,妖应便拉着殢无伤急匆匆地往外走。
很好,注意力成功转移,无视地上飞散的纸片,殢无伤半环着妖应,迈出浮廊,走向春晓花坞。
“侬告诉你……”
“……”
END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