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廉醉裳

遇风·御风

  又到了秋风萧瑟的时节,寒雨纷纷落下,像是世间永不流尽的眼泪。放眼望去,原本花海盛开的地方,如今却是入目一片荒芜。寂寥的野外,只有一座孤寂的竹亭静静伫立在阴沉沉的天幕下,亭内一琴一人,一袭紫衫随风飘动,像是被突如其来的细雨所扰,想起今日出门时,又将纸伞遗落在门后,不禁轻叹了一口气。抬首望着亭外的细雨,“大哥,如今你可安好。”游离的双眼也未曾注意到亭外一隅,手执纸伞,良久伫立之人。


  漫天的雨水落下,冷冽的寒意侵袭着此刻只有一袭紫衣暖身的女子,将双手哈气搓揉,指间稍稍回暖,看着一时之间不会停歇的秋雨,无奈一笑,“大哥,就让小妹为你弹奏一曲吧,虽然还没练成,但是……但是不准你嫌弃!”仿佛看到自己被嘲笑的画面,拨动着琴弦的双手倏然一沉,一句心虚而又撒娇的话语脱口便出。双手轻轻抚上已经微湿的琴弦,一阵如她之名萧瑟的琴音倾泻而出……

 

  雨幕中,亭外的一切已经看不清楚。不知已经弹奏了多少遍的秋曲,双眸早已模糊。大雨滂沱而来,朦胧之中,似有一人撑着纸伞而来,随即,那听过无数次温润的嗓音响起,“像我这么爱护小妹的人,怎么会嫌弃呢?”纸伞缓缓掉落,熟悉的面容映入那双充斥着激动和不安的双目中,贝齿咬住下唇,痛感袭来。秋风扫过,亭内紫色的身影已经迈入雨幕之中,扑入那身蓝衫之中,双臂紧紧抱着眼前之人,无助地颤抖。


  “大哥,真的是你吗?”御不凡轻轻抱住怀中止不住颤抖的小妹,玉秋风只觉一阵暖意包围着她的周围,是她熟悉心安的气息,却又不似大哥的气息。眼前拥住的人,再三确认,真的是大哥无误。秀丽的面庞上,两行清泪混合着雨水不停地滑落,呜咽声从方才一直咬住的下唇之中微微溢出。


  “能这样抱住风儿的人,当然只有你大哥我啊!”抬手轻轻抚摸怀中人的乌发,一下又一下。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这种感觉,又让秋风有种回到过去,回到在天下封刀的日子。

 

  那个时候,还没有阴谋,还没有利用,还没有欺骗更没有烦恼,大哥常常在她练功失败时,摸着她的头嬉笑说,“像我这样聪明的人,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小妹。”那时,玉秋风便会气鼓鼓地扯掉他的手,拾起刚刚被她丢弃的刀,继续挥刀练习。也就是因为这样,后来她才有资格成为四大名流之一…“小妹,小心淋雨会得风寒。”御不凡担忧的声音将她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渐渐放开御不凡,玉秋风只感眼前一切好似真实,却有种抓不住的无力感,只好紧紧攥住御不凡的衣角。御不凡想拾起刚刚掉落在脚边的纸伞,低头却发现纸伞早已被泥水溅湿,只好放弃打伞。


  “小妹,我……”御不凡甫一开口,便被玉秋风急切地打断,越来越强烈的不安感一阵阵袭来, “大哥,快随我去亭内避雨吧。”玉秋风拉着御不凡就往竹亭走去,什么都不想听,害怕下一秒,现在的一切都会成梦幻泡影。


  竹亭内,兄妹二人看着亭外的大雨,默默无言。御不凡率先打破了沉默的氛围,“小妹,再为大哥弹奏一曲吧。放心,大哥一定不嫌弃的。”玉秋风听到后面一句,嫌弃地看了自家大哥一眼,接着缓缓点了点头。回到刚刚的位置上,抬头看了看含笑望着自己的兄长,萧瑟的琴音再度响起。耳畔,熟悉的嗓音也再度响起,“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一曲将尽,玉秋风的双眼又开始逐渐模糊,努力想撑住,却在朦胧中看到御不凡向她走来。像极了小时候她受了委屈时,御不凡安慰她的神色,心疼地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握住玉秋风想抓住他的手,再一次抱住玉秋风,那熟悉的嗓音越来越远, “小妹,保重。大哥,走了。”御不凡的身影渐渐远去,但温暖的气息依旧紧紧包围住玉秋风,“大哥!”归期,未有。只道是一场秋雨一场梦。


  混沌中,玉秋风想抓住已经看不清楚的蓝色身影。无力的手却抓住了一把熟悉的伞柄。是今早落在门后的纸伞。玉秋风感到自己被紧紧抱在一个熟悉的怀中,双颊的泪水被拭去。萧瑟的一切逐渐褪去,玉秋风双臂回抱,埋首,双眼依然紧闭,“夜麟…”

  “笨女人,怎么又在这里睡着了。”

  你在,真好。

  亭内,一琴一伞一双人。

  秋雨,又过去了。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