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廉醉裳

流年(五)

“瑶映,瑶映……” 

  “这个声音,是…是风光!”妖应听到熟悉的呼唤,向四周不住地张望,入眼白雾,不见风光。随即,在迷雾的深处,一道身影靠近,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容,让妖应不禁快步上前,扑进那人怀中,“风光,真的是妳,太好了!呜呜……”

  风光面带温柔地摸了摸妖应的赤发,“姐姐好欣慰,瑶映妳终于醒了,那样我就可以放心了。”

  “风光,侬不想再与妳分开。”妖应察觉到风光语气中的释然与告别之意,不禁害怕,紧紧地抓住风光的衣袖。

  “瑶映乖,以后妳与殢无伤的日子还很长,姐姐已是逝去之人,此次前来为的是将太易元灵全数归还与妳,这样,妳的记忆就不再有缺了……”风光语气中带着宠溺与不舍,“如果有来世,我风光要与妳做真正的姐妹。”

  “风光姐姐,不要走,不要离开侬!”妖应感到太易元灵逐渐回归己身,记忆逐渐拼凑完整,看着风光的身影逐渐散去,想抓却怎么也抓不住。

  “我的好瑶映,保重……”

 

  奋力向前的双手被一双厚重的大掌握住,这双手这与风光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这双手曾带她脱离了无助的苦海,如今又给她安心的力量,“殢无伤。”妖应意识回笼,“侬看到风光了,风光离开了,呜呜……”心疼地摸着怀中人的后脑,将妖应紧贴他的胸口,“妳还有吾。”从今以后,只有吾一人,妳是吾之性命。良久,妖应抹去眼泪,在心中暗暗发誓,侬一定不会让风光再为侬操烦,侬一定会好好保重自己,风光,来世侬一定会与妳做真正的姐妹。抬首对沉默无言的殢无伤说道,“剑下奴,侬无事了。”

  “妖应,我们离开泥古堂,去走览天下好吗?”殢无伤仍是担心妖应会陷在过去中,虽然更想与妖应安安静静地待在荒漠中,但以妖应之心性,还是游山玩水比较合适。

  妖应的双眼闪过神采,期待的眼神让殢无伤欣喜这个决策的正确,“好啊,快走吧!”妖应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女儿墙,风光,保重。倏地又变回花苞。“妖应。”殢无伤又一次无奈了,“剑下奴,快走,不是说走览天下的吗?你走,侬览!就这样说定了,反驳无效,侬听不见……”

  殢无伤认命,带着他耍着无赖的妻子,走出泥古堂。外面春光正盛,他仿佛听到了花开的声音。痛苦、哀恸、无助,已经逐渐远离他们。前行的路上,一个人影,两颗心,紧紧相偎……

  “殢无伤。”殢无伤看着从自己怀抱中挣脱而出的花苞,等待着妖应的动作。妖应站定在殢无伤的身边,双手揽住身边的手臂,蹭了蹭,“好舒服,侬还是比较喜欢这样。”殢无伤与妖应十指交扣,“吾也是。”一白一红的身影走在岁月的道路上,不曾停歇……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