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廉醉裳

流年(二)

  没有回到雪漪浮廊,没有回到春晓花坞,走出神花郡的殢无伤带着妖应的花苞朝着西北的荒漠而去。

  妖应,我们去一个没人找得到我们的地方退隐。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来打扰妳的安眠了。怀中的花苞抖了抖叶子,殢无伤低头抚了抚花苞。“妖应,妳应该很开心吧。” 看着怀中不知何时才会开花的花苞,殢无伤努力压下心头的苦涩,扯开一丝微笑,“只要妳还在吾身边,一切就都足够……”


  荒漠之上,殢无伤站在一棵早已枯死的老树下,将寄心铃仔细地挂上枝头,动作之间,也未曾放下手中的花苞。冷色的月光下,一根小小的短烛被点亮,微弱的烛光照在花苞上,寒冷的荒漠中映照着一片暖色。“妳想睡就睡,吾等妳。”连日的奔波,殢无伤体力臻至极限,收拢怀抱。眼睑已经垂下,但紧握的双手却不曾有一刻地放松,渐渐地,殢无伤头依枯木沉沉地睡去……

  

  殢无伤走在白雾弥漫之中,不明自己身在何处,蓦然“殢无伤……”一道吴侬软语从身后传来,殢无伤转首。白雾散去,一道柔丽的身形迤迤现形。

  “是……风光姑娘。”殢无伤诧异,为何会见到风光的魂魄。中阴界一行,让他深刻感受到妖应与风光之情,如今风光再现,难道……

  “殢无伤,不必疑惑。时间不多,我只是来告知你如何唤醒瑶映。”与妖应极其相似的面容写满了欣慰与担忧。“当初瑶映以我之血元为养,而得以情思开窍。如今,只要以你之血元为养,待她情思开窍就可再次成形。我把瑶映交托与你,望你好好疼惜瑶映……”风光的身形渐渐飘散,白雾又再次弥漫。

  “风光姑娘,妳……”殢无伤疾步而上,还想再询问些什么,却顿步而止。多谢妳,风光姑娘。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殢无伤缓慢睁开双眼,看着依然安稳在怀的妖应花苞,吻了吻花苞,“妖应,妳有救了。”  

  “我相信你对瑶映之情,就足以办得到此事。”耳畔还回响着风光离去前的话,殢无伤宁神凝气,剑气划过,一滴鲜红的水滴滴落在花苞之上,花苞震颤着,一滴又一滴,连续不断地滴落着……花苞的嫩叶轻轻抚上殢无伤划开的血痕,好似心疼地揉了揉,“妖应,吾不痛,不痛。”殢无伤笑着低声呢喃。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