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廉醉裳

流年(一)


  无息的氛围,无人的庭院,一个被人遗忘的所在,一阵狂风袭来,早已荒无破败的神花郡瞬间砂石纷飞。烟尘散尽,来人气息不稳的脚步走走停停,踯躅的双脚走在毫无人气的神花郡中,赤红的双眸似乎在找寻着什么。虽已失去墨剑的牵引,殢无伤在庭院中努力感应已幻化成花的妖应的存在。烈日下,遍寻放眼望去,哪里还有花苞的存在?一滴汗水沿着看似清冷的面颊缓缓而下,抬手捂住起伏不定的胸口,“妖应,妳在哪里……”


  日渐西斜,暗夜犹如泼墨一般晕染了整片天色。黯然失色的神花郡,一个黑白色的身影仍在不放弃地寻找。缓缓闭上双眸,疏离的面容写满了不甘、惶恐、无奈,颓败地双膝落地,双掌紧紧抓着脚下湿润的土地,十指收拢,被碎石划破的疼痛浑然不知。双掌发出掌气,刚刚接上的断臂隐隐作痛。“哈哈哈……”薄唇溢出一声声苦笑,两道清冷滑落,无声无息地滴落在土地上。 

  

  似有所感,清风荡过,送来一阵丹樨花香,“这是!”殢无伤霍然睁开双眼,脸上的狂喜毫不掩饰。掀起狂澜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几步开外,隐隐约约渐阔成形的花苞,似乎在辨别身前之人,花苞缓慢地显形,两片嫩叶好似在警备着什么。“妖应!”怀中的寄心铃响起,还未等殢无伤明白箇中缘由,花苞听到这声呼喊,一阵红光过后,一朵花苞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出现在殢无伤面前。


  “哈,妖应……”震颤的双手迟疑地伸出,放缓自己的呼吸,殢无伤小心翼翼地抚上面前的花苞。似乎感受到面前之人不安的情绪,花苞轻轻地颤抖。双臂抱起花盆,殢无伤像过去在雪漪浮廊与妖应独处时一样,将脸温柔地靠在花苞上,轻轻蹭了蹭,还带着泪痕脸露出安心的笑容,赤红的双眸写满坚定,“妖应,别怕别怕……”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