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廉醉裳

忘尘逐心

  莫涉心在为这个江湖奔波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安安静静地度日,为纪无双,为这个动荡的武林奔走,好像是最为合理的事情。虽然多数任务又枯燥又劳累,但只要是纪无双交待的事情,一定会尽全力完成。所以大多数的时候,莫涉心感觉自己又交了一个损友…… 

 又?当然,还有一个就是那个自诩风流潇洒的花痴。嗯,就是中域三大神秘之一的情花谷谷主——南风寄羽。但在莫涉心心中,南风寄羽就是一个种花的花痴,最近还有可能成为软弱的卖花女的倾向,上次在她怀里胡言乱语,不仅说要以身相许,还要“生是莫家人,死是莫家鬼”……

  话虽如此,莫涉心却认为自己从来没有真正深入透彻地了解过南风寄羽,虽然两人的相处总是插科打诨,或是听裘不悔弹琴,但情花谷的实力不凡,也是不争的事实。而莫涉心自认不会庸人自扰,所以从来没想过要解开这个问题,直到有一天,当她再次踏入情花谷时,遇到了一个算不上陌生的陌生人。

  不陌生,是因为她已经不止一次见到过他。当她护送六云琴去寻找裘不悔时,是他用雷霆贯雷霆一击,一阻葬魂皇。陌生,是因为她从来不知这个人是谁,也从未听纪无双提到过此人。莫涉心心中没有底,此人究竟,是敌,还是友。

  他就那样静静站在湖边,似在沉思中。黑紫的面具严严实实地遮盖了他的面容,身上散发着无形的凌厉杀气。莫涉心不禁心神一颤,伸手缓缓掏出至古神鞭,慢慢地靠近……倏然,那人转过身,那赤色的眼眸就直直地看着她,一绺黑紫色的发随着他的转身,落在了他的额前。莫涉心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勉强咳了一声,稳定了自己的声音,“你究竟是谁?”

  面前的人微微垂下眼睑,“记住这个名字,一式埋名忘尘泪。”话音刚落间,人已经消失在莫涉心眼前。

  莫涉心追了几步,想到此人化光速度如此之快,以自己的脚程不然追之不及,就算追上了自己又能如何?况且知道了名号也算是有了一条线索,莫涉心将神鞭收好,继续往情花谷深处走去,问问那个花痴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人出现在6情花谷,必然与那个花痴脱不了干系。

  “我说莫涉心,莫大闺秀。你这样不请自入真的好吗?虽然说过要成为莫家人,好歹也让人有个心理准备啊!”南风寄羽看着刚刚火急火燎地冲进房内的莫涉心,不禁将锦被又拉高了一点。

  “种花的,再乱说话,小心你谷里的花花草草都不保!赶紧把琼花玉露交出来,我还要帮纪无双办事。还有,你最好老老实实告诉我,出现在情花谷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莫涉心看着眼前的南风寄羽一阵气结,踹开房门后便直奔目的。

  “啊呀呀,莫大小姐。要琼花玉露等我起床给你拿,不要扯我的被子。还有你说的那个人,说不定是尾随你进情花谷的。啊呀,不妙,我又得改机关了……”

  “种花的!”

  就这样,这个问题在南风寄羽左一句“我的花”,又一句“我的草”中糊弄了过去。拿到琼花玉露的莫涉心也不与南风寄羽僵持,直直地就往情花谷外走去,留下南风寄羽在身后哀嚎他的珍品。

  待到莫涉心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情花谷后,南风寄羽掏出羽扇,摇了摇头,扇着扇子往湖边走去。一阵烟雾弥漫,过后,一个黑紫的身影,又静静伫立在湖边……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