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廉醉裳

一个人退隐的日子(三)

看着手中编织好的花环,廉庄的思绪又渐渐偏远。时间是很奇妙的东西,就算过了那么久了,还是会想到那个人,那个可能再也不会出现的人,那个曾经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一幕幕,仿佛就像昨日之事。手指不由自主地紧缩,手上的花环仿佛是一把记忆的钥匙,曾经想要淡忘的一切都如同潮水般涌入,还记得他也送过花环给她,还有,爹亲唯一的画像。

  忽闻房外传来一阵犬吠,把廉庄逐渐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小黑向来温顺,发出如此之大的声响,必是出了什么意外之事,丝及此,廉庄赶忙放下手中的花环,跑向门外。

  刚一跨出房门,定睛一看,便看到了一团白色向村内疾速而来。“是小蜜桃!”廉庄的心剧烈地跳动,手不紧轻压胸口。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时,便已被小蜜桃扑倒在地。瞬间,熟悉的口水,熟悉的温度都直往廉庄的脸上“招呼”而去。

  “汪汪!(有没有想我!)”好不容易等廉庄坐了起来后,小蜜桃开始在廉庄身边直打转,“小蜜桃你又重了。”摸着小蜜桃锃亮的皮毛,“还有,你吓到小黑了。”廉庄转头看了看已经把自己缩在角落里的小黑,嘴角含笑,流光溢彩,“我当然很想念你们。”

  “啊啊爹!”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跑来。身旁的房门被猛然打开,“啊啊!”符去病激动地舞着双手,长开双臂将飞扑而来的身躯抱了个满怀。脸上划过热泪,符去病牢牢地抱着随遇,久久不肯撒手。廉庄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禁用手抹了抹眼。

  “很和乐的一幕,很幸福的一幕,我没有打扰你们吧?”一声清冷的声线从身后从来,既熟悉又陌生。廉庄缓缓地回过身,看着眼前有着四条秀眉的少年,怔然不语。随即,像是发现了什么,眉头微微一皱,侧过头看着一旁的病子与随遇。

  “汪汪(最光阴,你终于来了?)”小蜜桃蹲在廉庄身边,冲着自己的主人大声叫唤。

  “你们有在等我吗?如果有等我,我还须找到现在才找到你们吗?你们根本没等我,一出时间城消失地无影无踪。”少年甩着手上的洁白狗尾,“小蜜桃过来。”

  小蜜桃看了看廉庄,又看了看最光阴,毫不掩饰地往廉庄的腿边又蹭了一步。

  “是我的狗就过来。”

  “随遇过来。”

  “这……”随遇看着廉庄,往病子的怀里缩了缩。“狗头阿叔,现在已经找到啊啊爹了,你不用担心。我和啊啊爹可以自己回到四伯父那里。”随遇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仍是不挪动脚步。

  “不准再对看了。”最光阴不禁气结,小蜜桃这样,连随遇这个孩子也这样对待他。一种孤独的感觉又随之而来,上前几步抓起廉庄的手,“跟我过来。”还未待廉庄反应过来,两人已经站在村外小溪边。廉庄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想把自己从最光阴的手中挣脱出来,却是徒劳无功。

  “有事就好好说。”眼看挣扎无用,廉庄无奈地叹道。

  “现在森狱由玄同掌管,战火之事已平,我要带符去病和随遇回森狱,特来此……”

  “好。”

  最光阴没想到廉庄会如此之快答应,两人之间又是一片沉默。

  静默了一会,廉庄抬头看了一眼最光阴,把手从最光阴的手中脱了出来,先开了口,“若是没什么事情,我先回去了。”说完又顿了一会,转身朝着村里走去,留下一直低着头的最光阴。

  “哗啦”一声传来,最光阴已经落入了小溪中,小蜜桃在溪边冲着最光阴狂吠,“汪汪(你这只笨狗!快去把廉庄追回来!)”

  “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酸,这种难言的滋味究竟是什么?”最光阴轻抚上胸口,喃喃自语着。

  “汪汪(失恋的感觉啊,笨蛋!)”

  好熟悉的画面,好怀念的感觉。北狗的记忆又纷至沓来。身处时间城时,脑海中总会出现一个红色的俏皮身影,但记忆总是断断续续拼接不成一个完整的故事,而如今,所有的记忆都纷纷回笼,最光阴从溪水中一跃而起,顾不得自己还是“落水狗”的形象,追着廉庄离去的方向而去,“那只母的,给我站住……”

  小蜜桃见状,撒开腿欢快地跟了上去。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