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廉醉裳

一个人退隐的日子(一)

  微风中,一阵鸟语花香传来,战火尚未靖平的江湖好似从不打扰这个毫不起眼的小村庄。村庄内一个小小的学堂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老师,老师,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啊!”一个身着五色花衣的小男孩从竹椅上站起来,不顾前头正在朗读的红衣女子,大声地叫道。

  被孩童打断的红衣女子并未不悦,微微一笑道:“小茗,老师有没有告诉过你,提问题之前先要举手呢?”女子放下手中的书卷,慢慢踱步到男孩面前,努力让自己摆出一副严厉的模样。

  被点名的男孩吐了舌,正了正脸色,但说出的话却与神态完全不相符。“有!这是老师第一百三十九次告诉我了……”话刚出口,惹得整个学堂一片哄堂大笑。

  女子也忍俊不禁,笑着摸了摸男孩的头说:“这首诗的意思是说一男子在日夜等待一个他想见到的人……”

  “老师,这是不是就是你和傻阿叔的写照啊……”此话一出,整个学堂便被笑海所淹没,男孩眨巴着眼,貌似无辜地问到。

  “小茗,不要总是提老师的痛啦,而且明明是男子等待,哈哈哈……”小茗身旁的学童咧嘴大笑,却偷偷地竖起了大拇指。

  廉庄想到自己每天在日落时分,站在村口眺望,要从村内的不同角落里找符去病回来吃饭的“盛况”,不禁扶额叹道:“这么理解,也不是不对……”

  学堂在日落时刻渐渐趋于平静,廉庄带着一群让她天天又爱又恨的孩童们站在学堂门口,看着从田里归来的乡亲们把孩子一个一个地接走。直至日暮降临,廉庄心中长吁了一口气,终于,学童只剩下了……小茗。

  远处,依稀来了两道人影,小明探了探头,看清对方的脸,欢快地跑了出去,“阿爹,傻阿叔!”

  “小茗,来给廉庄老师说再见。廉庄老师,这娃儿今天没给你添乱吧?今天下田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病子,就帮忙送回来了……”被烈日晒得黝黑的脸上带着笑,拍了拍男孩的脑袋。男孩看了看病子和廉庄,低下头吃吃地笑着。

  廉庄送走了父子俩,怀中捧着乡亲送的土豆,对正在一旁的病子“啊啊啊……”说,“晚上给你做烧鸡腿怎么样……”廉庄拉着不明所以的病子,锁好学堂的大门,往学堂旁边的两间小草屋走去。

 


评论

热度(6)